社员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员风采 > 

敢于问鼎世界一流的"天线骄子"——广东通宇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中林专访

发布时间:2016-03-07 00:00:00  来源:  编辑:

                                        

编者按:

 上世纪90年代,一部形体笨重的“大哥大”曾是高官或大款的专用奢侈品,普通百姓连想都不敢想。十年之后,“大哥大”变身为形体轻巧的手机风靡城市乡村。中国能实现这一转变,得益于许许多多业界精英的努力。本文的主人公吴中林便是其中的一个。

 1994年,吴中林研发成功中国第一面移动通信基站天线,十年之后中国基站天线基本实现国产化。中国要编写移动通信史,这一事件无疑是不可缺少的一笔。

 创造历史的人,也将永远被历史铭记!吴中林沿着中国技术人的平凡轨迹,却演绎了通宇不同寻常的神话。走近吴中林,走近通宇通讯,让我们共同领略一位杰出民营企业家的成长轨迹!

 

 刚过不惑之年的他,丝丝白发已悄悄爬上头顶。一副宽边眼镜映衬着睿智、淡定的脸容,普通的中等身材难掩刚强、坚韧的个性,平易近人的谈吐彰显严谨、诚信的品格……

 ——这是吴中林给我的第一印象。

 以前,我们对于企业家的形象,更多的认识是具有豪赌的天性,如“站起来是英雄,倒下去是好汉”的史玉柱。这次采访吴中林,让我们认识了一位有胆有识,更脚踏实地的企业家形象。

 

出身贫寒养坚韧 满怀才情下三水

 1967年,吴中林出身于江西赣县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母亲早逝,父亲是本乡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那时,“文化大革命”波及全国各地,中国经济几乎陷入停滞状态,许许多多家庭温饱都成问题,尤其在农村。吴中林兄弟五个,中林是老大。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维持,艰苦可想而知。

 少年时的吴中林非常懂事,虽然每天上学是头等大事,但放学后,他总是不忘为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每天晚上,他在昏暗的灯光下温习功课。1985年,吴中林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电磁场工程系,成为村里第一名大学生。

 常言道,环境造就性格,性格决定命运。吴中林的大学同学,通宇公司周先生说:“由于小时候生活在艰苦的环境里,吴总性格比较内向,不喜欢张扬,也不太善于表达自己。在读大学时,某种程度上还有些自卑,正是这种包裹着坚韧的‘自卑’,促使他立志出人头地。那段时期养成的坚韧性格,对他的成长及今后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1989年,吴中林大学毕业。那时,国家对大学毕业生实施包分配的政策。但由于当时我国通信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通信企业更是不多,许多同学到了与通信完全不相关的单位。但吴中林被幸运地分配到了广东省三水市的一个乡镇企业——西南通信设备厂。刚上班时,住的是集体宿舍,同宿舍的竟然有一位是大学时的室友。每月60块钱的工资,除了支付日常生活,就所剩无几了。由于单位待遇不好,许多同事先后离开。吴中林心想,虽然单位不是太好,但总算与自己所学的专业对口。出于对通讯事业的执着,吴中林最终坚持留了下来。在西南通信设备厂,吴中林刻苦钻研天线技术,为该厂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也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技术基础。由于工作出色,吴中林于1992年被评为三水市“十佳青年”。

 每当回想起在三水的那几年,吴中林说,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要努力。如果那时因为待遇不好而选择了懈怠,就决不可能有今天。

 

 五桂山把脉问诊 三剂良药付中山

 如果说在三水那几年,吴中林为他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么,调入中山市邮电局移动分局,吴中林的事业则渐渐露出地平面。

 第一次来到中山,是移动分局的领导请他去基站看信号覆盖不好的问题。吴中林回忆,当时他跟移动分局的车登上了海拔500多米高的五桂山山顶。当时自己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以为是去五桂山观赏风景。后来才得知,原来是小榄镇及周边乡镇信号覆盖不好,通讯效果差。吴中林经过现场察看,开出三个“药方”:第一,基站的位置要搬;第二,要换用高增益天线;第三,天线进行打拉线加固。

 移动分局按照他的建议,将基站挪了位置,也换用了高增益天线,但拉线没有打。在两剂良药的作用下,信号得到明显改善。但是两个月后,台风来了,天线被刮断。主要原因是天线没有打拉线。这件事情,使移动分局的领导对吴中林的技术才能非常佩服,在继续服下第三剂良药的同时,也执意邀请吴中林来中山工作。

 吴中林回忆说,当时一没关系,二没送礼,能从三水调到中山,完全凭借自己的专业技术能力。就这样,1992年,吴中林从西南通信设备厂调到中山邮电局移动分局,负责基站的规划和维护工作。这时,他才真正与移动通信基站天线结下了缘。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的、实干的才俊,正式这股踏踏实实的干劲,使得吴中林能够移师中山,子啊广阔无垠的蓝天中继续他的“天线”理想。

 

 打破金锅下海去  情缘天线不归路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移动通信刚刚起步。整个中山只有四个基站,1993年开始扩容,大量需要基站天线。当时一部移动手机2.5万多元,外面炒到4万多,网络覆盖却很少,建网量很大。但那时中国还没有自己的通信企业,所有通信设备都依赖进口,价格高得惊人。以基站天线为例:一副成本不足千元的普通定向基站天线要卖到2600美元(相当于23000多元人民币)。可见国外企业在中国市场攫取了何等高额的利润。此时的吴中林已经敏锐的发现隐藏在其中的巨大商机,并暗暗发誓要打破洋天线的垄断。

 爱国心与事业心去世吴中林刻苦钻研,利用业余时间,终于在1994年研制出中国第一面移动通信基站天线,并顺利通过国家权威机构的鉴定,从而填补了中国的一项空白。欣喜之余,异样的失落也接踵而至。吴中林苦心研制的技术,却遭到几乎所有厂家的拒绝,没有一家敢借助现有的设备为其进行批量生产。失意的吴中林最终做出了一个胆大的决定,破釜沉舟,辞掉工作,拿出仅有的30万元积蓄,自己开厂创业,于1996年底,在中山市正式成立通宇通讯设备有限公司。1998年,吴中林正式辞掉中山移动分局的工作,全身心投入经营通宇公司。这就是吴中林一步一步与天线结下不解之缘的过程。

 事实上,决定下海前的吴中林,作为公司的技术骨干,年薪已经突破20万元,那个年代的20万元已经是不菲的身价,对于来自山区的青年来说这份工作绝对是金饭碗。

 吴中林坦言,选择从中山市移动通信局出来,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但当时的想法根本不是说为了赚更多的钱,而是真正想做一点事。正式因为吴中林的执着与胆识,产业化后的民族天线终于打破了中国基站天线市场完全由国外产品垄断的局面,并迫使国外产品价格大幅度降低,从每副20000元降至6000元以下。

 

 初创业困难重重  小灵通扭转乾坤

 通宇创建后的前三年,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甚至是险阻重重,稍有不慎就会面临倒闭。当时的通宇在业内是默默无闻的,无论是公司身份还是产品质量都不被大家认可,但是吴中林仅仅花了十年时间,就让通宇成为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西门子、华为、中兴等大公司的合作伙伴。

 从不认可、不被接受到誉满全球,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忆往昔,吴中林深表感慨:“从1997年到1999年,银行贷款贷不到,借钱借不到,买仪表也买不起,能生存就不错。尤其是当年我刚从移动出来,做市场也做不来,自己亲自上门去推销产品,心里很难受。这三年全靠自己积累。”

 面对强手如云的外国高新技术企业,通宇几乎实在夹缝中生存。尤其是1998年发生了移动通信数字化风暴,国外厂商乘机联手压价,进行超低价乃至零价格的恶心竞争,企图把中国民族天线企业扼杀在摇篮之中。这场风暴使通宇失去了所有的客户,面临绝境。1999年以前,中国只有通宇一家公司在做基站天线。吴中林心想,如果此时退出,那中国的蓝天势必被洋天线淹没,中国人自己生产的天线将无矗立之地。有了开端半途而废,是中国天线业的耻辱!

 面对创业初期的困难,吴中林并没有退缩,反而越战越勇。强烈的事业心和不屈的新年支撑他等待着实际的到来。终于,通宇等到了起死回生的机会。河北移动通信公司在使用进口天线时出现了质量问题,他们通过对通宇产品的测试和试用,决定向吴中林下订单,这张薄薄的合约使通宇绝处逢生。

 经过几年打拼,产品终于得到了一些客户的认可。1998年,河北移动开始试用通宇基站天线。1999年,湖北移动、陕西电信开始试用通宇天线。但这几年,通宇公司的年销售额仍在百万级的底线上爬行。那时,吴中林多次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但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

 我们常说,困难就是财富。总结创业的最初几年,吴中林回忆道:从1996年到1999年,虽然销售额没有突破性的增长,但却是公司发展历程中一个极为重要的阶段。主要是在这一阶段,公司的生存本领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在技术方面,解决了从研发到生产的一个又一个难题,逐步完成了产品从仿制到独立研发的过程;在市场方面,经过这几年的摸爬滚打,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完成了由“完全不识水性”到“初步能涉水淌河”的转变。

 机遇往往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对于企业也是一样。如果没有前几年打下的良好基础,就没有2000年以后公司的快速发展。1999年底,获悉国内要发展小灵通系统,吴中林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个巨大的商机,立即着手组织人员研制小灵通天线。这时国内天线企业已不只通宇一家了,大家都在瞄着小灵通天线这块蛋糕。

 吴中林回忆:事实上,一开始,我们只占小灵通天线很少的市场份额。当时,西安的一家公司占的市场份额较大。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吴中林的事业是凭借自己的专业技术开始的,这一次还是技术帮了他的忙。

 原来,UT斯达康公司(做小灵通的系统商)先前小灵通天线的供应主要来源于日本的一家公司。但是当时日本的产品存在一个致命的技术问题——防水性能不好。UT公司同时也为了降低采购成本,希望国内天线企业解决这个技术问题。当时国内几家天线企业同时送样。第一次做淋雨试验,大家都只有25%的通过率。UT公司责令大家回去改进。第二次送样做淋雨试验,几家公司都有改进,通过率在50%左右,而通宇的样品通过率达到了80%。就这样,UT公司把小灵通天线全部采购份额的60%给了通宇。

 正是凭借小灵通天线,通宇开始扭转乾坤,销售额连续几年呈几何级数上升:2000年,销售额为1600万元,2001年就达到4000万元,2002年突破一个亿,2003年则达到1.4亿元。

 

 危机意识促转型  核心技术赢市场

 经历小灵通天线的辉煌时代,通宇已经有了雄厚的资本积累。但是吴中林并没有陶醉于眼前的成功,转而把眼光投向了更远的地方,果断地把所有资金都投入到移动基站天线新产品的研发、先进仪器仪表的购买及新厂房的建设等等。

 花无百日红,小灵通的辉煌时代也终究会过去,事实已经证明,吴中林的决策是高瞻远瞩的。小灵通的销售额在短短几年间迅速下滑,2004年,通宇小灵天线销售额由上年的1.1亿下降到5000万,2005年又下降到1700万,2006年下降到500万,2007年不足100万。但通宇的总体销售额并没有下降,反而继续保持了平稳较快增长。

 这表明通宇并没有因为小灵通市场的萎缩而一蹶不振,吴中林立志在基站天线领域做精做强的决心促使企业成功转型。吴中林感叹道:“如果企业没有这次成功转型,那肯定会被淘汰。所以,在企业发展的任何一个阶段,都必须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要把事情做在前头,并且跟得上发展的形势,提前做转型的准备。我当时从移动出来的目标就是为了做移动的基站天线,为了做好这一块,基本上把企业发展所得的利润全部投进基站天线。虽然今后危机不断,但这个领域不会消失,所以我始终把企业定位在这个领域,争取做到最经最强。”

 危机意识令吴中林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认为未来的市场必须靠核心技术去赢得。因此,在发展基站天线的策略上,通宇确立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发展方向,同时不断改进产品的工艺并逐步使产品系列化。2000年以后,逐步定型了450MHz, 806-960MHz,1710-1880MHz,1920-2170MHz等频段的单、双极化以及GSM900/GSM1800双频双极化天线系列。经过几年的技术攻关,通宇的技术和工艺得到了行业界的好评。2003年9月27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专家团专程到通宇考察,对通宇天线产品给予了高度评价:“看到通宇生产的天线就看到了我们民族天线工业的希望!”2003年10月31日,经过激烈竞标,通宇生产的806-960MHz宽频带板状定向天线以绝对优势,作为首批替代进口产品,为华为公司批量供货。

 1999年,中国乃至世界第三代移动通信的概念刚刚提出,吴中林认准了这个通信事业未来的战略方向,积极投入资金和人员,启动第三代移动通信天线,特别是智能天线阵的研发。2000年初,国家TD-SCDMA标准开始启动,通宇公司独家承担了智能天线的研制任务。从2004-2006年国家对TD-SCDMA系统进行的各种测试中,所用到的智能天线均为通宇提供。2007年,国家建设TD-SCDMA预商用网,所需智能天线三万面,其中70%由通宇提供。现在,通宇仍是世界仅有的几个掌握TD-SCDMA智能天线核心技术的厂家,占领了TD-SCDMA智能天线30%的市场份额。2001年,该项目被列入国家火炬计划。该项目的产业化工作还多次列入国家产业化专项,得到国家的资金支持。

 

 创立生存之道 通宇问鼎天线业

 通宇从创建伊始,就在吴中林的带领下融入全球市场,瞄准国际顶尖企业。国际化的眼光,全球战略定位,促使通宇彻底摆脱在中国小圈子市场里的周旋。吴中林形象地把天线市场比作江湖,他说,“在这个江湖,是以市场份额论英雄的。目前通宇在全球天线市场份额的占比与国际一流公司相比,差距还很大。”吴中林把通宇定位为天线微波领域国际一流的企业,把创新作为通宇的生存之道,坚持创新,走高端路线,用高品质、高技术赢得市场。

 对于国际老牌企业,吴中林一方面看到通宇离它们还有差距,但另一方面,又不认为它们是高不可攀的。因此,在与国际老牌天线企业竞争的过程中,他提出了“总体追赶,局部超越”的技术发展战略思想。这一战略思想在通宇研发人员中得到很好的贯彻,同时对研发人员又起到极大的鼓励作用。

 遥控电调天线技术是基站天线技术的发展方向之一,也蕴藏着巨大的市场商机。这一点,业内人士都看得很清楚。但此前,国际老牌企业已有遥控电调天线的成熟技术。要想在这一领域取得与国际老牌企业竞争的地位,就必须另掌握其核心技术。这里面难度主要有两点:一是要绕开已有的专利,因为国际老牌企业在这一领域已申请大量专利,几乎蕴盖了所能想到的所有方案,二是成本必须比现有方案的更低。从2004年,吴中林组织公司研发人员进行技术攻关,终于在2006年研制成功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且成本更低的电调天线技术。凭借电调天线产品,2008年,通宇公司出口额首次达到3000万美元。

 另一个是研制宽带双频双极化天线的例子。双频双极化天线是移动通信基站天线中的难题,世界上能掌握其技术的企业寥寥无几。宽带双频双极化天线更是这一领域的难中之难,许多国际老牌天线企业都望之兴叹。2006年9月初,华为急需一款宽频带的双频双极化天线,项目一提出,华为专家首先想到的是国际老牌的天线企业。但由于这些国际大公司的产品价格高昂且供货期很长,难于满足客户需求和市场竞争需要,华为专家把目光转向国内企业。接到任务时,吴中林有些犹豫,接受还是放弃?如果放弃,许多国际老牌天线企业都放弃了,通宇此时放弃,也不算失面子,但却失去了与国际一流天线企业缩小差距的一次良机;如果接受,意味着是一次对天线技术极限的挑战,一次对研发人员智慧和体能极限的考验。一次次犹豫之后,吴中林最终选择了接受。那段时间,吴中林和一线研发人员一起,熬过一个又一个通宵。终于在两个月之后,第一批500副订单顺利交货。吴中林把宽带双频双极化天线称为通宇技术发展进程中的一座里程碑。因为通宇首次先于国际老牌企业攻克了这一技术难关。

 对于通宇的未来,吴中林回答得非常干脆:就是在天线微波领域做到世界一流。在采访中,吴中林对这一目标作了进一步的阐述:目前通宇虽然在国内市场的占有份额还可以,但仅占全球的市场份额的3%左右,与两个国际老牌企业分别超过50%, 30%的市场份额相比,还差得很远。下一步,就是要通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在市场竞争中,取得与国际老牌企业平起平坐的地位。

 ——我们共同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作者:毛道伟  杨恺  周星华

                    转自《广东科技》, 2009(21):56-61

 

 

 

精彩推荐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中山市委员会  电话:0760-88301677  传真:0760-88301677  E_mail:zsjsxs@zs.gov.cn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效果最佳  技术支持:亿迅达网络科技  粤ICP备14007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