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天地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员风采 > 

亲近德黑兰

发布时间:2016-04-13 00:00:00  来源:  编辑:

 

 近三年,有一部美利坚大片《逃离德黑兰》一直在热烈播放,不过,我只看了一眼那诡异的电影海报。

 一、城市梦幻曲

 清晨,汽车声音逐渐兴隆起来。从波斯国际大酒店客房阳台外望,亮着大灯的小汽车正在HYW(快速干线)上飞驰。背面是厄尔布尔士(Alborz)一条东西走向的山峦,雪峯在蓝天下放出白色寒光。随着太阳升起,山峯的景色幻化成金光四射。此时,公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密集,车速越来越慢,然后索性停住了。这就是德黑兰给外来客人的第一印象------堵城,好比北京的霾。

 有着四、五千年历史的波斯古国,在公元前约500年左右为全盛时期,居鲁士大帝直至大流士一世统治的波斯帝国,跨亚、欧、非三洲,东边与中国新疆邻接,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超级大国。波斯帝国也一度将具有辉煌历史的巴比伦帝国收入版图之内。波斯这个国号维持了两千多年,直到1935年才改称伊朗。德黑兰现在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首都,是波斯立国以来第32个首都。

 八百多年前,厄尔布尔士山南坡下一个小小绿洲上有个小村庄,一直静寂无闻,直到1796年被选定建都。国王和他的智囊团规划建造古列斯坦宫殿群、大巴札等,奠定了德黑兰市中心的格局。按照当年的数万人口以及数千辆马车的规模,今日可见到的原址确属高标准大超前。不过,当年的规划师们并没有预料到在一百一十年(1906年)左右波斯会产出石油这个怪兽。也不会觉悟到,在二百二十年之后的2016年,德里兰的汽车居然会有三、四百万辆,人口则达到一千一百万。

如今,无论从那个方向看,满眼都是汽车。旧城区的街道就像是用蜘蛛网布设的迷宫。一个只有600平方千米的地盘,由于上世纪初逃避战乱有大批人口涌入,进而造就一个伊朗的经济政治中心。新城区向北扩张,直至钻到厄尔布尔士山的脚趾底下。

德黑兰建在一片山坡之上,南部旧城区与北部新城区最大落差286米。为了解决交通拥挤,政府花了大力气;凿通老城区底下汽车通道;请中国设计施工地下铁路(MTR},已通车5条线路,总长150千米;在2008年起建设巴士捷运(BRT),已建成6条线路,长100千米。政府为了鼓励市民少开私家车多用公共交通工具,将公交的票价定得很低;BRT票价3000Rial(里亚尔),MTR票价4500Rial,普通公共汽车市内票价4600Rial(如果刷ETC卡有优惠)。按当下人民币1元可换5400Rial,在德黑兰坐任何一类公共交通车,每次的花费不到1元人民币。市内交通还有活力非凡的出租车,既有公司车,也有私家车到处接客。德黑兰市民大多数不喜欢走路,动不动就开小汽车或乘车外出,因而造成空气污染。世界卫生组织认定,德黑兰是十大空气污染城市之一。这样的评价让不少旅客产生疑问,明明在此城一片绿地蓝天,怎见得空气严重污染?不过,懂得石油化学的人很清楚,伊朗自产的原油,含硫成份高,提炼工艺未全部清除杂质,以致汽车排放尾气中SO2(二氧化硫)污染了空气。这种看不见闻得着的毒气直透肺腑,每年让好几千德里兰市民死于非命。

伊朗政府一方面在中国人帮助下继续努力改善公共交通,一方面大造舆论-----搬家!专家们提出建议,将首都迁出德黑兰,将其人口减少一半。以前平均每八十年搬一次首都,原因不外乎水草枯竭或战火摧毁,搬它三十一次不足为怪。轮到如今第三十二次搬首都,个中原委不但让德黑兰难堪,也让世界上关心人类命运的人深思。

德黑兰自由纪念塔(Azid Tower)高45米,呈人字形,于1971年建成,是为了纪念波斯帝国成立2500周年,由伊朗人自行设计施工,内设电影院及博物馆,四周是圆形的自由广场,设大花坛和喷水池。整体建筑造型独特,是德黑兰市的地标。

古列斯坦宫殿群有宽阔广场,优美的玫瑰园,淡蓝式喷水池,外墙瓷片马赛克镶砌成精美图案。游客们不太相信,这么精美新鲜亮丽的建筑群竟然已存在了二百二十年,只有巨硕的梧桐树默默地作证其历史年份。现今,宫殿的一部份作为博物馆(如著名的波斯地毯博物馆等),一部份仍作为办公场所(如伊朗外交部第3分部等)。

宫殿群对面是大巴札(德黑兰大市场),与宫殿同龄,建筑伟岸,装璜富丽,是巨大的室内市场,既可购物,又宜观光。

走遍城市各处,见不到一个封闭的小区,街道边停满的大小汽车玻璃车窗敞开着,德黑兰市民不知道何为“防盗网”。只要有大大小小的空地均植以花木,雪山溶化的净水直接浇灌路边巨树。在神圣雪山下的大城市一天变幻出多种色彩,呵护着熙熙攘攘的车辆和里边的生灵。假如真的下令搬迁,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市民会选择留下。

    二、生活咏叹调

 我之所以有兴趣踏足德黑兰,是因为很想知道这个国家历遭地震、战争、内乱,还有核原料问题以及四周国家的战火纷飞,遭受持续两代人之久的制裁,这个国家到底怎样了?这个国家的百姓又怎么活过来的?

 来之前我对于伊朗的认知还只不过是初中三年级所学的世界历史中的一个章节,而且基本上忘记了。我还一直以为伊朗是一个阿拉伯国家,直到在德黑兰偶遇一位当地人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直觉有误。

 在大巴札内部被人群拥挤得几乎昏晕,艰难退出之后来到对面古列斯坦宫殿群,在优雅安静的大环境下享受着新鲜的空气,操起照相机捕捉美丽画面,一位大姑娘接过我的相机,很熟练地为我“到此一游”留影。姑娘自我介绍“Karami”,说家住附近,欢迎前去坐一坐。

 住宅在比较整齐的街区之中,道路两边排开数十幢楼房,外墙刷成米黄色,每幢高度都是5层,分为左右二隅,共用一面隔墙,宅室是背靠背,每一隅各自有外楼梯。每层楼各住一户人家。一幢楼合计就是十户。卡拉米家住在右隅第三层。从外楼梯上行,入门换鞋、洗手之后,卡拉米捧出照片介绍家庭亲人。她冲了两杯红茶,又奉上一碟方糖,自己示范先抓一粒方糖放入口中,叭嗒几下,呷一口茶。我依样领略伊朗式茶道。卡拉米介绍自己,在德黑兰大学读了三年,去英国又读了二年,现在为一个公司当翻译。我一边留意听着,顺便浏览一下房间;客厅与厨房连通,地面有几块地毯,天然气取暖器一直运行着,一间狭窄的浴厕,两间小小的睡房,总共全屋面积大约60平方米。卡拉米讲,父亲是装修工人,活到62岁去世,母亲不出外工作,活到66岁。兄弟姐妹八个,有的哥哥去世了,有的结婚另住,现在和小妹同住父母遗留的房子。卡拉米说曾经出差到过广州,说在饭馆鱼池挑选活鱼感觉新鲜。我见她穿着流行套装,头巾是带有白色花朵纹的深蓝式,外露着半头秀发。我留意到墙角摆一套简单的音响,斜靠一把大吉它,不知为何,竟生成一种苦涩的感觉。

 时过中午,卡拉米提议外出吃饭。出门几十步就到街口,临大街的小小餐馆已经熄火停市,几张餐桌空无一客。三位大厨见我们来到,立即重整炉灶,打点午餐。忙乎一阵之后出饭,主菜是串烤嫩牛肉,伴以串烤番茄,串烤青尖辣椒。凉菜是去皮黄瓜段,搭配一个柠檬,一块奶酪,三小盒酱料。主食有一叠烤馕,还有一份米饭。饭粒细长、晶莹,富于弹性,用Saflon(伊朗红花)汁浇面,显现一片金黄。饭菜风味不错,大厨们见我们胃口之好,十分开心。卡拉米不动声色连嚼五条辣椒,我则只敢小舔一下即时放弃。餐后茶水中带有Saflon细末,一股沁人清香。店家坚持不让我结账,说是请得中国朋友是幸福乐事。

 卡拉米提议外出游览,从地下车库开出TOYOTA。在波斯民乐轻声伴随下周游市区和近郊。车速缓慢,却利于欣赏景物,也方便交谈。因为曾经去过迪拜,曾经看到过“豆芽”文字(阿拉伯文),便误以为伊朗同迪拜一样,都是阿拉伯国家。卡拉米说,其实伊朗就是波斯,伊朗(Iron)这种称谓源出于雅利安民族(ARYAN), 祖先在高加索一带游牧,波斯人是雅利安人的直系后裔。阿拉伯语(Arabic)同波斯语(Persian)有联系,相似但不相同。

 卡拉米讲,我们还在困难当中,目前公司职员每月收入在1千万到1千五百万Rial(约合人民币20003000元),是革命(指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前的1/31/4。现在市内房子太贵,男人结婚女人嫁妆的费用能“把人压倒”。多谢了,我的老师卡拉米。

 德里兰的生活是充满人情味的。

 数万人共挤一个大巴札。在室内市场狭窄的通道两边排满了小小的商铺,里面堆着挂着无数的小商品,在使人几乎透不过气的时候,猛见小店主敲拍着自己的货物,冲着我笑口大嚷“QinYIwu!”中国人的义乌几乎成了当地人心目中的圣城麦加。

 “中国式过马路”,在德黑兰也不相上下。行人臀部与车头如果发生亲密接触,当事人会一笑了之。没听说过“碰瓷”讹人的事。

拼车最逗乐。我拼过两次车,一次是有牌的士,另一次是无证私家车。小车原已坐上两三位男女乘客,热情有加地让司机把我也带上。不用问是否“打表”,向司机递上两万Rial就皆大欢喜。一路上乘客司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加油最开心。赶上小车汽油将近用完,一车人便被拉进加油站,那里有许多台加油机,司机顺手抓一支加油枪就“自助”加油。在站内没有油品标号的指示,也没有价格的水牌。我坐在车内留意看,加油完毕,加油机两个数字窗口,上面显示25000,下面显示25.00,看不明白,问过司机,才知道是加了25升汽油收费2.5Rail。就是每升汽油卖价1000Rial,我按近日汇率一推算,是0.19元人民币/升。在街边小摊买一支500毫升的瓶装饮水花4000Rial。我的头脑总算开窍了,在德黑兰这个地方,当汽车司机抓起加油枪喂饱自己的爱车时,他一定感觉非常幸福,至于一切堵车以及尾气呛肺的麻烦都被冲走了。

 男女有别。德黑兰公交车辆有男女分座的规矩,男前女后,分门上落。我留意到,后车厢的座位没有前车厢多,女乘客总是多过男乘客。于是,才开出几个站,就有女乘客来到前车厢,坐到我的身旁。这使我想起在国内许多风景区,在旅游旺季时,女游客“强占”男厕所的趣事。

 德黑兰人对中国充满感激之情,对中国人由衷地敬佩。男士们个个虎背熊腰,我应邀同男士合照时,贴身感受到他们体格的强势。难怪在国际赛事的举重摔跤等大力士项目中夺金牌易如摘油菜。若论中伊足球比赛,中国队未出场就已被对手吓趴了。

 在街头,早些年那些专门为纠正妇女着装“违教行为”而出动的黑袍大婶(称“宗教警察”)早已消逝,下岗而去。如今,“全身黑”的妇女在德黑兰风光不再,成了少数份子。大部分中青年女士套装新潮,脚下高统皮靴,头巾花色鲜艳,头发自由自在地在头巾外面随风而动。

 德黑兰女性可以驾驶汽车,而发达的伊斯兰富国如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联莤等国却诸多限制。

 德黑兰没有酒卖,在麦当劳则可以饮可口可乐。全市没有霓虹灯,没有网吧、棋牌、足浴、按摩、健身房。体育场、儿童游乐场,电影院很普及。一些有钱大户会关起门来开Party,偷饮从外国私带回来的洋酒。机场免税店的酒就是“只出不入”的。波斯国际大酒店主楼以外有一处KTV,树荫遮蔽,稍微露出粉红色的灯光。

 市内物资供应比较充裕,吃、穿、用商品都不缺乏。由于本国货币汇率持续下跌,通货膨胀严重,一般住房卖价两三万元人民币每平方米,大部分市民买不起。

 在德黑兰街头,处处竖立着大幅国旗,大型建筑物上仍然高悬精神领袖霍梅尼以及哈梅内伊的头像。室外有许多巨幅壁画,直接绘在大楼当街外墙上,画中人物是全副戎装的年青战士,仪态英俊,正气凛然,让人看了肃然起敬。这些画中人物是在两伊战争中牺牲的战士,政府在烈士故居附近为其立画以作嘉励。

 宣礼塔上,大喇叭按时播放可兰经的祈祷词,与汽车噪声混和一气。重要的场所有指向圣城麦加的标志,人们离不开伊斯兰教的氛围。

 街道老旧狭窄却不见污水横流。无论在任何场合,人们衣着得体,干净整洁,仪态自尊,性情开朗,人与人之间乐于互相交谈,热心互助,如不提醒,谁也想象不出这里是一个被欧美强国制裁长达三十多年的国家的首都。

 大巴札(Grand Barrza)是一个很独特的地方。砖石结构而成,火烧不着,地震不垮,炮轰不塌,经历200多个春秋而屹立如初。相对于已经冷清静寂的皇宫,每天数十万民众出入的大巴札人气活力与时俱增。挨肩接踵、推心置腹、亦步亦趋,人的洪流向前蠕动着,却不见推搡或喧哗,不会有钱包被盗,不会发生践踏或者性骚扰事件。市内的、外省来的普罗大众在大巴札买货卖货,聚亲会友,礼拜祈祷,告别逝者,大巴札既是生活中的大市场,又是人们心灵中的圣殿。这里没有监控摄像头,没有警察,没有保安,没有城管执法,没有扫地的人,没有任何垃圾。

 从两千多年前的盛极辉煌一路走来,波斯(伊朗)人代代传承着属于本民族的历史文化,不论如何坎坷,始终坚韧,富于弹性,就像每日的主食------馕。

 波斯女性的容貌在巴列维王朝时期已经初露锋芒,容不得文字唠叨。有朝一日,当他们得了机会再次把头巾摘下,地球也会震撼的。

 三、石油华尔兹

波斯先民追逐着羊群,艰难跋涉在荒凉的伊朗高原上,在某处山谷裂隙处,窜动着团团烈焰。黑夜中出现光明,寒冷中得到温暖,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神。

公元前6世纪,琐罗亚斯德创立波斯拜火教,而且成为波斯国教。先贤没有料到,在他“玩火”之后,过了两千五百年,地狱之火正式进入现代人的生活,改变了整个世界。石油(以及石油天然气)给人类带来了高度文明,产出巨大财富,伴随而来的是侵占、掠夺、欺诈、战争。如今,拜火教已被挤压到一个角落,而令到琐罗亚斯德门徒值得宽慰的是,拜火教关于光明与黑暗、丑恶与善良,地狱与天堂等二元论的教义不但没有过期,而是永恒的真理。

波斯在1901年于西北部开始钻探并发现石油。1903年便有石油出口,1908年发现第一个大油田。波斯石油一开始就被英国控制。英国有了新能源,煤改油,促进英国工业大进步。此后,波斯石油与西方大国之间形成了难解难分的关系。波斯(伊朗)为了回收部分石油权益,于1951年成立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实行石油国有化,通过“国油”授权西方财团开发西部油田。1974年,伊朗原油产量达到3.01亿吨,成为石油巨子。1979年发生伊朗伊斯兰革命,回收全部石油权益,立即遭到西方的制裁。次年,伊拉克在美国唆使下入侵伊朗西部油田,引发两伊战争,油田遭到破坏,1980年伊朗原油产量下降到6575万吨,到1988年恢复到1.16亿吨,还不到1974年产量的一半。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由于市场需要,伊朗开始开发利田天然气,于九十年代开始出口。但是迫于西方持续的制裁,天然气很难卖出。石油出口更惨,到2014年只得0.8亿吨。

西方大国帮助波斯(伊朗)开发石油,改变其游牧经济,脱贫致富,但由于利益纠葛,对产油国无情打压折磨。

有了中国朋友,伊朗得到透气的窗口。在蒙受西方制裁期间,西方不买伊朗石油,中国买;西方不向伊朗投资,中国投入;美国同伊朗断交(198047日),中伊两国加强关系。伊朗缺少外汇,中国同意伊朗用石油支付中国的机械、车辆、基础设施。中国有力的手臂扶持着受难的伊朗兄弟。

随着伊朗核问题最终达成协议,今年16日,欧盟与美国宣布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国际石油大公司埃克森、壳牌、B.P、康菲、日本帝国等重返伊朗,就石油关税、开发分成等事项展开谈判。

目前,伊朗每日出口原油120万桶,随着油田逐步恢复生产,预计到今年6月,出口量便可倍增,达250万桶每日。

由于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去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急速下跌,靠油吃油的伊朗想重新过上好日子,恐怕还得耐心奋斗好多年。

柳暗花明,伊朗很快便可以收回被冻结的数百亿美元石油债务,可以用于重振经济,比如改造和扩大原有的炼油厂,投资国外石化企业,让石油得以增值。曾经创造过辉煌数学的古代波斯人的子孙真的不会让石油把自己淹死。

“世界工厂”中国是一个能耗大国,石油对外依存度62%,探油、採油、炼油、储油、买油、保卫运油安全,中国人为油伤神,“油”不得已。目前,中国从伊朗换回的原油占进口总额的9~10%

老天有眼,伊朗原油的证实储量,2014年的数据是1578亿桶,天然气34万亿立方米。两项合计的石油能源居世界第三位。

和平乐曲高奏,东土才郎、西方绅士纷纷趋下舞池,争相与石油美女共舞

 四、变革大合奏

居鲁士大帝创立的波斯帝国,曾经是雄踞亚、非、欧三洲的世界第一个超级大国。在宗教、政治、军事、文化艺术、建筑艺术、天文数学等方面成绩超卓。在大流士大帝之后陷入困境,在漫长的年代里,版图被分拆,人民被奴役或驱逐。在公元79世纪被阿拉伯人占领、统治,强迫改奉伊斯兰教。

波斯民族经历重大变故,却能够保全了其发迹的心腹地块伊朗高原,保存着波斯文字、语言、文化艺术,而且让波斯国体一直维系两千五百年。波斯就像传说中的诺亚方舟,死里重生。

到了二十世纪,世界变革的大潮像海啸一般朝波斯袭来,当资本盯上石油之后,波斯小船被卷入大海。

礼萨汗建立巴列维王朝,父子两代国王治理55年,(19251979)实行世俗化改革,实行君主立宪,政教分离。司法、教育、经济全面改革。实行“白色革命”(1963年)着重于改善民生。向外资开放,一跃成为富裕国家。提高妇女地位,摘下头巾。将国家称号改为伊朗王国。

巴列维的改革开放使伊朗迅速现代化,大部分国民尤其是德黑兰市民得到实惠。但是,国王推行的改革大大伤害了宗教势力及其利益,地方保守势力则顽强抗拒。由于分配不公,贫富悬殊,王室贵族贪污腐败,巴列维王朝被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一举推翻。

霍梅尼于197941日建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实行政教合一,反对西方资本主义,反对共产主义,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西方腐朽文化思想,强令全国妇女戴上头巾,成立宗教警察监督民众的行为。顽固地维持同伊拉克的战争,不接受和解,直至两败俱伤。

精神领袖将伊朗自闭,国内经济下滑,民生艰难。1980年以来伊朗一直在西方制裁下喘息。

随着历时多年的伊核问题谈判最终达成协议,今年16日,欧盟及美国宣布解除对伊朗的全面制裁,这个信号好像炸开了堤围,暗涌的变革春潮顿时成为滚滚洪流,将宗教保守势力冲决。

31,伊朗议会和专家委员会选举结果出来,总统鲁哈尼为首的伊朗温和改革派大翻身,占了半数议席,而在首都德黑兰,改革派夺得30个议席的全部。就像天然气压力太大便会窜出地火,伊朗方舟如今可以解缆出航了。

中国与安息(波斯)自古交往密切,公元前二世纪开通丝绸之路,波斯是空中走廊。

应鲁哈尼总统邀请,今年122日至23日,习近平主席到访德黑兰。中伊两国在能源、基础设施、金融、产能合作、推动一带一路共建各方面达成共识,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包括广东省在内的中方机构,在联合建造航空公司、建设铁路、军事工业、水电桥梁、自由贸易区合作等具体项目上与伊方签署合约。

西方势力早就瞄准目标,重返伊朗。除了各大石油公司闻鸡起舞,法国雅高集团已抢先行动在德黑兰建造大酒店,标致雪铁龙公司竭力坐硬汽车霸主的位子,飞机公司及时签售114架空中巴士客机。西方财团在阿尔万德自贸区及恰巴哈尔自贸区大量投资于石化、化学、食品工业。德黑兰机场准备大扩建,德黑兰国际会展中心重现生机。

我们的东方邻居不甘落后,大酒店的常住客人是日本和韩国商人。中国华为与韩国三星的手机广告大战烧红了德黑兰的天。

今年128日开通的义乌至德黑兰定期货运列车轰轰隆隆。伊朗国家旅游局声称今年要接待100万名中国游客。

《伊朗式改革开放》专场演出开始,大幕拉开,各路乐师登台入座,齐奏《波斯欢乐颂》。

德黑兰一个大翻身,变成了全世界的大巴札。

今日是2016321日,是波斯民族的新年。

寒冬已经过去,春色即将满园。

祝福我们的波斯朋友,亲亲德黑兰。

                                                             (供稿 高渭彪)

精彩推荐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中山市委员会  电话:0760-88301677  传真:0760-88301677  E_mail:zsjsxs@zs.gov.cn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效果最佳  技术支持:亿迅达网络科技  粤ICP备14007614号